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院内新闻 > 正文

首战告捷!内蒙古包钢医院心胸外科团队顺利完成首台独立心脏搭桥手术!

来源:   点击:0

129日,内蒙古包钢医院心胸外科韩波团队在麻醉科、手术室、重症监护室等相关科室配合下,独立完成首例心脏搭桥手术,患者术中及术后生命体征平稳,恢复状态良好。

这是韩波团队独立完成的首例心脏搭桥手术,该手术的成功开展,标志着内蒙古包钢医院心脏外科向成熟迈出了重要一步!

患者求助,为信任一诺千金

主任,我没条件请专家,您帮我做吧,我信任您!时近农历春节,包钢医院心胸外科来了一位特殊患者,希望韩波主任为他做心脏搭桥手术。患者是一位61岁的男性,患有冠心病,近段时间胸闷、气短症状严重,稍一活动就感觉心慌难受,在心内科查冠脉造影提示为冠脉病变严重:前降支完全闭塞、对角支狭窄80%、右冠狭窄也很严重。心内科建议做外科搭桥手术,患者找到了韩波主任。

患者的信任让韩波倍感压力!搭桥手术我能做,但之前没有独立开展过,心脏手术不比其他,您最好还是请专家做!和患者几番沟通未果,考虑再三后韩波决定接下这台手术——和迈克尔教授、陈鑫教授、陈彧教授一起做了那么多台手术,长时间学习、积累,是该独立上手了!
 
将患者收入院,停掉患者长期服用的波立维、阿斯匹林,皮下注射低分子肝素钙……为患者调药、准备手术的一周时间,也是韩波精心准备的一周:反复查阅学习笔记、收看视频资料、在大脑中还原手术操作步骤,和麻醉、手术、ICU团队沟通,制定详细的手术方案……“自从接下这台手术后,推掉手术之外的任何杂事,只要有时间就琢磨、思考、回忆手术的每一个细节,缝合血管时从哪儿缝针、什么角度缝、缝几针……一遍又一遍地像过电影一样。韩波坦言道。
 
心脏手术人命关天,既然承诺了患者,就要每个环节都不能有纰漏。严格讲,搭桥手术我做过,但那是在迈克尔教授在的时候,意义完全不同:手术中卡壳了,可以向迈克尔教授请教;碰到难题了,可以让迈克尔教授上手。自己独立开展,不能犯错、不能悔棋”’!很多环节几乎没有重做的机会韩波表示,敢于接下这台手术、承诺患者,是因为之前的深厚积淀,特别是患者以及家属的信任、院领导的支持、团队的力量,给予他极大的鼓励。他说这次是自己的团队完全独立地开展搭桥手术了,有兴奋,当然也有紧张,因为生命是最宝贵的!

厚积薄发,为生命争分夺秒

129日上午9点半,手术如期进行。麻醉、开胸、游离乳内动脉及大隐静脉,暴露心脏,建立体外循环,心脏停跳……将大隐静脉完成右冠和对角支的搭桥,乳内动脉与前降闭塞处远端血管吻合、开放阻断钳,除颤,心脏复跳……整台手术涉及的步骤繁多,要求精细,稍有不慎,都可能是致命的威胁。
 
心肌表面一条条冠脉血管像大树的枝条,包裹着心肌,为心肌提供养份,一旦一条冠脉血管重度狭窄或闭塞,其远端心肌区域就会缺血。搭桥时需要取新的血管,将狭窄、闭塞处的远端和主动脉连接起来,像重新搭一座桥。因此,血管的吻合最为关键。

要选好靶点的位置、切口的长度也有严格要求,吻合血管时要缝12左右针,每一针进针的角度、位置都要准确,桥血管必须不长不短,角度也不能有任何扭转,不能有丝毫纰漏,否则失败后再次缝合的成功率将更低。韩波说,由于手术是在建立体外循环、心脏停跳的基础上进行的,时间越短,对患者后期恢复越有利,这就需要手术团队有极高的配合度,减少一切不必要的环节,争分夺秒确保患者生命安全。在整个团队高度的默契协作下,手术顺利完成!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回忆起师从美国著名心脏外科专家、包钢医院心胸外科业务主任迈克尔  卡迈克尔(Michael Carmichael)的那段时光,韩波说两段学习经历让他特别难忘,一是在美国麦克劳德心脏中心学习时,他住在迈克尔教授家,教授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二是迈克尔教授在南京第一医院心胸外科工作期间,他跟随迈克尔和陈鑫团队学习,上了不少手术。另外还有北大人民医院陈彧教授多年的指导从中学习每次的细节也受益匪浅。
 “
那时我还是用了很多心思的!韩波拿出打印装订成册的厚厚一本笔记,我上台时,会把手术所有细节记在脑子里,晚上回宿舍后整理成笔记;不上台在一边看时,会用手机简单记录,回去再详细整理。韩波表示,这些笔记是珍贵的财富,他时不时会拿出来看,巩固加强,怕自己生疏了。
 
从奥卡拉心脏中心,到麦克劳德心脏中心,迈克尔教授帮扶包钢医院近20年,完成百余台心脏手术,跟台实践,韩波也积累了一定经验,如果没有当初的积累,有了机会也不敢承诺病人!

团队协作,为手术保驾护航

除了患者和家属对我的信任,我还感激整个团队的默契配合。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这手术才能成功!韩波说到。
术中,心胸外科在韩波主任的带领下,王俊杰、张红、张书文、温志宇等医生悉数上台协助手术;院长助理、麻醉手术科主任黄再青、副主任段霞光共同为手术保驾护航,器械护士、巡台护士也是历经诸多心脏手术的老兵,配合度很高。
 
除了主刀医生的操作外,麻醉医生对患者生命的管理、体外循环师对患者体外循环的调节也是手术成功与否的关键。
 “
心脏停跳,身体各器官的供血一分钟都不能停。黄再青表示,体外循环相当于人工心肺,绕过心脏和肺让血液在机器上完成氧合,让静脉血成为富含营养的动脉血维持全身各系统运行。术中不但要保证患者的生命体征平稳,还要保护要停跳的心肌,灌注停跳液、心肌保护液,需要外科医生和体外循环配合好。黄再青指出,手术能否成功,最关键的还要看术后心脏是否能复跳!
 
当天,手术临近结束,主动脉开放,到了心脏复跳的关键的时刻——心脏开始复跳。有时心脏能自动复跳,有时要经历室颤的过程。黄再青介绍说,当天心脏复跳时,两次除颤后还有室颤,第三次除颤后加肾上腺素,心脏终于平稳、有力地跳动起来!
 “
在和美国奥卡拉心脏中心合作前,我们医院从1983年就开始做心脏手术,多年来形成了一支打得了硬仗的麻醉手术团队和重症监护团队。黄再青表示,手术的成功开展,离不开外科医生、麻醉医生、体外循环师、手术护士和ICU医生的通力协作,围手术期的管理也至关重要,比如液体的入量、出量……这一切都是患者顺利恢复的保障。韩波表示,在心脏搭桥手术上,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靠自身的努力,逐渐提高自己和团队的整体能力,期待未来能服务更多的患者。
 
据了解,术后患者在ICU观察一夜,第二天即转入普通病房,目前恢复顺利,将于近日安排出院。